更多觀點,更多解讀。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42

這是一個好問題,值得咱們網友朋友和學界同仁們去思考。我在這兒説説我是怎麼想的,這個答案是開放的,接受大家的的進一步討論。
從表面來看,當代埃及和古埃及的確有天壤之別:古埃及人信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語言和書寫系統。這都和當代埃及的宗教信仰和書寫系統不一樣。於是乎我們總會有種印象覺得埃及文化斷了香火了,和現代文化沒什麼關係了。可是仔細看看呢?事情或許沒那麼簡單。
古埃及文化並沒有完全被團兒滅,就跟恐龍似的,看似滅絕了,結果呢,人家進化成鳥兒了,只是換了模樣。比如説古埃及語的書寫系統:無論是聖書體還是世俗體都被人遺忘了,但是這個語言本身實際上留了下來。今天埃及的科普特教會依然會使用科普特語來作為儀式用語,而科普教徒如今還佔全埃及人口的百分之6到9。即便是説阿語的人也逃不過埃及語的影響。埃及的阿語是有自己特殊的詞彙的,而根據一些學者的研究,發現埃及語中的很多詞彙其實依然留在了阿語中。除了上層文化,老百姓的中留着很多古埃及時期就有的習俗和習慣,有的稍有變形,有的基本上變化不大。在埃及學界,研究上埃及當代農民生活的人類學調查是被封為圭臬的,因為他們的生活留下的物質文化和古埃及的物質文化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比如編籃子的方式,再比如建築的方式,甚至是吃喝。
所以當我們説當代埃及和古代埃及文化割裂的時候,不要光看宗教文字等上層精英文化。畢竟,從希臘人到羅馬人,從法蒂瑪王朝到奧斯曼王朝,王朝更迭,埃及人一代一代卻都生活在這片不變的國土上,僅僅是信奉不同的宗教、用不同的書寫系統,這些上層建築上的、表面的變化。換句話説,許多古埃及的文化實際上是不隨着政治變化而消失的。説得通俗一些,不是説清兵入關了,明代北京人立馬就不吃炸醬麪了。炸醬麪還是照樣吃,即便是新的王朝讓人們剃頭留辮子,但是炸醬麪還是炸醬麪,換了個關外的醬照吃不誤。
再次感謝您的問題,能夠引發很多思考啊。

42

這個問題好,打擊文物盜竊於當代埃及旅遊業,於世界埃及學界的研究都有很重要的意義,需要大家都關注一下。問吧裏頭關注盜掘的問題我在這裏搓一堆兒解答哈。
在我們的印象中,在埃及偷墳掘墓這種事兒似乎都是幾百年前的事兒了。那會兒歐洲殖民者和旅遊者成天地從埃及人手裏買古董,十九世紀二十年代開始尤甚。這裏頭雖然説有真有假吧(很多非常知名的博物館都有看走眼的時候)但是沒少拿,也鼓勵了文物盜掘。但是現在即便是有最高古蹟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看着,埃及的文物盜掘依舊猖獗。埃及前幾年局勢動盪是原因之一。這裏的文物盜掘可不是《盜墓筆記》裏頭那些個緊張刺激的盜墓,就是簡單地打盜洞。咱們就拿裏施特(Lisht)地區來説吧,這裏是埃及重要的考古遺址,尤其是關係到中埃及時期。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的考古學家Sarah Parcak 在2015年出版了她用衞星探查到的這個地區的盜洞,結果駭人:從2010年到2014年,4年裏就出了150個盜洞!可見當代文物盜掘的規模。此外近年來,埃及海關查獲的文物走私也是很平常的,我印象裏登報的就有好幾次。
作為埃及學家和考古學家,我們是很不喜歡盜墓的。首先是盜墓不一定能像考古發掘一樣將所有文物都一一清理,記錄和出版。二來是盜墓會破壞考古學家仰賴的“上下文”(context),文物買賣會把一個遺址的文物拆開來賣,最後導致我們無法看到這個遺址的考古全貌。考古學不僅是研究金銀細軟,而是要看過去的人的行為,這需要我們對遺址中的物質文化有完整的、有背景的認識。我們的確遇到過一些在古代的時候就被翻動的墓葬,這個在埃及很常見(許多研究發現,古埃及的墓很多剛下葬沒多久就被盜掘了,甚至最誇張的是負責封墓或者安葬的人在離開墓穴之前把陪葬的金銀順走的)。這個對我們傷害很大,但是當代文物盜掘更具殺傷力,因為埃及古董市場啥都有人買,不僅僅是雕像啊金銀首飾這些個大家熟悉的“大宗”,就是瓶瓶罐罐,細小的珠子都有人買。因此當代的盜掘往往是把遺址裏的所有文物都拿走了。古代盜墓賊好歹還留下了陶罐等“不值錢”的文物供我們斷代和研究。當代盜墓賊是大規模的破壞,威脅極大。同時,盜掘的下游,文物走私,也會影響埃及的旅遊業,讓好多地區都無法有好的博物館吸引遊客。
因此,懇請各位網友,若以後去埃及觀光,切莫購買古董。一來是防止您違反當地法律法規蹲局子;二是購買非法文物會鼓勵盜掘,所謂沒買賣就沒有傷害;第三也是從您個人利益出發,留着這些錢,買一些埃及當地人製作的複製品也很好啊,即幫助了當地人,自己擱家裏也好看,也不用擔心買了個贗品,您説對不對呢?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