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

訂閲

我們的身體就像一部精密至極的儀器。雖然用着順手,但也總是好奇。有關身體的奧祕,你想知道什麼,我們誠意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90

您的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實際上觸碰到了對古埃及圖像比較“硬核”的理解。可謂大隱隱於問答區啊!
我的答案也比較玄乎:是,也不是。對埃及人,是,對我們,不是。怎麼解釋呢?且聽我給您掰開了揉碎了講。
對於“像”與“不像”一個人這件事兒,現代人和古埃及人的觀點差得八丈遠。我們現代人,尤其是從西方美術的視角來看,一個圖像要“像”一個東西或者人,必須在細節上和真實的事物和人物儘量接近。埃及人的“像”比較不同。古埃及人説“像”叫“twt”(發音類似“圖特”,一般做動詞指“和...像”,名詞指“圖像”、“形象”。比如著名的法老圖坦卡蒙,Tutankhamun裏頭的“圖”就是“形象”這個詞)。這個詞兒例句很多,咱們看一句就明白了。哈特謝普蘇特女法老在卡爾納克神廟修了個方尖碑,碑文説她和阿蒙神的關係如何親近,最後修了這個碑。然後她跟底座兒上刻了句話説當人們見到這個方尖碑的時候會知道我不是在吹牛而是驚歎“這個和她多像啊”!其實這裏指她和這個碑上描繪的自己與阿蒙的關係是一樣的。從這個例子(以及其他類似的話)學者們認為埃及人的“twt”指的並不是圖像和事物相似,而是包含很多其他方面的。比如小明行的端做得正,是個好人中理想的典範,人們聽到了小明的事蹟就會説“這和小明多像”。這裏的“像”是一種對事物理想的屬性的像(好人),而不是光學現象層面的像(小明)。咱們中國人可以照“得其神”來理解。所以,埃及的雕像、面具描繪的是一個人作為國王、貴族或死者,理想中應有的面貌。雖然並不一定像其本人,但是刻上名字就可以説是本人了。
因此,對於我們而言,這兩個面具可能不像死者,但是對埃及人而言,這就是死者應有的模樣。尤其是黃金裝飾的臉部,描繪的是一個神(神的皮膚是黃金的),表達了死者經過來生的變化,幻化為近似神祇的存在。
再次感謝您的提問,牽出了一個埃及學上重要的觀念,還順道兒學了個古埃及語單詞呢。

58

您提出的問題很多人都問過。很多人都認為現代埃及人和古埃及人人種和文化聯繫不緊密所以“不配”研究古埃及。我可以理解這種認識,因為從咱們中國人的角度出發,我們華夏民族在這裏生活了幾千年,有着綿延不斷的歷史和文化傳承,中國人研究自己的過去是有資格的。由此我們覺得其他文明也應該找到像中國人一樣“合法”的“繼承人”。但是世界古文明中有幾個能像華夏文明一樣幸運呢?反過來講,人種、血統和地緣屬地真的就等於絕對“有資格”嗎?歷史學家羅文索(David Lowenthal)和考古學家霍德 (Ian Hodder)都有過“過去即異鄉”或類似的表達。即便是我們自己對自己的祖先的想法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理解和認識,尚需要進一步探索。雖然“過去即異鄉”在學術界有爭議,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古埃及這個“異鄉”是一個全人類共同面對的“異鄉”,是我們共同擁有的文化遺產,也是全人類都要去努力還原、理解的古文明。如今,埃及學是一個國際學科,來自全世界各國的人,包括中國的埃及學家同仁們,都在從自己的文化背景出發,貢獻着自己的學説,豐富着人類對古埃及共同的理解。沒有人比其他人更高尚,更有資本,也沒有誰比其他人更低賤,更沒資本。
如果您讓我説誰最有資本探索古埃及,我會説,最有資本的人,不是所謂血統上或者地緣上距離古埃及最近的人,而是能平靜地看待埃及千年來的風雲變幻,寵辱不驚的人,是熱愛這個古文明,希望拂去時間的塵埃來重現期過去的人,是能以開闊的胸襟保舉宇內,以全人類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