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家

訂閲

看體育如何改變這個世界,在運動裏體會不同人生。我們淡看勝負,更為精神鼓掌。其實,每個人心裏都住着一個運動家。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62

您提出的問題很多人都問過。很多人都認為現代埃及人和古埃及人人種和文化聯繫不緊密所以“不配”研究古埃及。我可以理解這種認識,因為從咱們中國人的角度出發,我們華夏民族在這裏生活了幾千年,有着綿延不斷的歷史和文化傳承,中國人研究自己的過去是有資格的。由此我們覺得其他文明也應該找到像中國人一樣“合法”的“繼承人”。但是世界古文明中有幾個能像華夏文明一樣幸運呢?反過來講,人種、血統和地緣屬地真的就等於絕對“有資格”嗎?歷史學家羅文索(David Lowenthal)和考古學家霍德 (Ian Hodder)都有過“過去即異鄉”或類似的表達。即便是我們自己對自己的祖先的想法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理解和認識,尚需要進一步探索。雖然“過去即異鄉”在學術界有爭議,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古埃及這個“異鄉”是一個全人類共同面對的“異鄉”,是我們共同擁有的文化遺產,也是全人類都要去努力還原、理解的古文明。如今,埃及學是一個國際學科,來自全世界各國的人,包括中國的埃及學家同仁們,都在從自己的文化背景出發,貢獻着自己的學説,豐富着人類對古埃及共同的理解。沒有人比其他人更高尚,更有資本,也沒有誰比其他人更低賤,更沒資本。
如果您讓我説誰最有資本探索古埃及,我會説,最有資本的人,不是所謂血統上或者地緣上距離古埃及最近的人,而是能平靜地看待埃及千年來的風雲變幻,寵辱不驚的人,是熱愛這個古文明,希望拂去時間的塵埃來重現期過去的人,是能以開闊的胸襟保舉宇內,以全人類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

42

這個問題好,打擊文物盜竊於當代埃及旅遊業,於世界埃及學界的研究都有很重要的意義,需要大家都關注一下。問吧裏頭關注盜掘的問題我在這裏搓一堆兒解答哈。
在我們的印象中,在埃及偷墳掘墓這種事兒似乎都是幾百年前的事兒了。那會兒歐洲殖民者和旅遊者成天地從埃及人手裏買古董,十九世紀二十年代開始尤甚。這裏頭雖然説有真有假吧(很多非常知名的博物館都有看走眼的時候)但是沒少拿,也鼓勵了文物盜掘。但是現在即便是有最高古蹟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看着,埃及的文物盜掘依舊猖獗。埃及前幾年局勢動盪是原因之一。這裏的文物盜掘可不是《盜墓筆記》裏頭那些個緊張刺激的盜墓,就是簡單地打盜洞。咱們就拿裏施特(Lisht)地區來説吧,這裏是埃及重要的考古遺址,尤其是關係到中埃及時期。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的考古學家Sarah Parcak 在2015年出版了她用衞星探查到的這個地區的盜洞,結果駭人:從2010年到2014年,4年裏就出了150個盜洞!可見當代文物盜掘的規模。此外近年來,埃及海關查獲的文物走私也是很平常的,我印象裏登報的就有好幾次。
作為埃及學家和考古學家,我們是很不喜歡盜墓的。首先是盜墓不一定能像考古發掘一樣將所有文物都一一清理,記錄和出版。二來是盜墓會破壞考古學家仰賴的“上下文”(context),文物買賣會把一個遺址的文物拆開來賣,最後導致我們無法看到這個遺址的考古全貌。考古學不僅是研究金銀細軟,而是要看過去的人的行為,這需要我們對遺址中的物質文化有完整的、有背景的認識。我們的確遇到過一些在古代的時候就被翻動的墓葬,這個在埃及很常見(許多研究發現,古埃及的墓很多剛下葬沒多久就被盜掘了,甚至最誇張的是負責封墓或者安葬的人在離開墓穴之前把陪葬的金銀順走的)。這個對我們傷害很大,但是當代文物盜掘更具殺傷力,因為埃及古董市場啥都有人買,不僅僅是雕像啊金銀首飾這些個大家熟悉的“大宗”,就是瓶瓶罐罐,細小的珠子都有人買。因此當代的盜掘往往是把遺址裏的所有文物都拿走了。古代盜墓賊好歹還留下了陶罐等“不值錢”的文物供我們斷代和研究。當代盜墓賊是大規模的破壞,威脅極大。同時,盜掘的下游,文物走私,也會影響埃及的旅遊業,讓好多地區都無法有好的博物館吸引遊客。
因此,懇請各位網友,若以後去埃及觀光,切莫購買古董。一來是防止您違反當地法律法規蹲局子;二是購買非法文物會鼓勵盜掘,所謂沒買賣就沒有傷害;第三也是從您個人利益出發,留着這些錢,買一些埃及當地人製作的複製品也很好啊,即幫助了當地人,自己擱家裏也好看,也不用擔心買了個贗品,您説對不對呢?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