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是一个以原创新闻为主的全媒体新闻资讯平台,拥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一类资质,7*24小时为中国互联网用户生产、聚合优质时政、思想、财经、文化类内容。澎湃新闻目标打造成为互联网新型主流媒体+全媒体矩阵营销平台+全链条内容生态服务商。
        澎湃新闻创办于2014年。结合互联网技术创新与新闻基本价值传承,澎湃新闻拥有超过400名记者与编辑,通过图文、视频、VR、动画等全媒体新型传播方式的综合运用,已迅速成长为中国媒体融合发展的领跑者之一,影响力在中国新闻网站中位居前列。
        目前,澎湃新闻有APP、IPAD、PC和WAP四端,兼具微信、微博、抖音、快手等多个平台,新闻内容全网分发,拥有很强的社会的公信力、传播力、影响力。截止2020年8月,澎湃新闻APP端安装用户已超1.78亿,日活用户达到1060万,每日全网阅读数超过4.5亿。
        2017-2020年间,澎湃新闻获得中国新闻奖、亚洲出版协会SOPA、美国SND全球数字媒体设计大奖等近150个国内外奖项荣誉。

        产品特色:
        1、新闻&资讯
        澎湃新闻专注报道中国时政、财经、文化、思想,实时跟踪时事动态,解析经济时局变化,倾身关注社会民生;
        2、视频&直播
        感受第一视角记录真实现场,实时了解最新进展,连线直播深度剖析新闻事件;
        3、思想
        理性建设性,紧扣脉搏普及新知,坦率争论碰撞思想。
        4、澎湃号
        整合湃客、政务、媒体三大平台,采取“邀约+严选”的模式,邀请专业领域优质创作者、权威政务及媒体机构入驻。
        5、澎友圈
        集评论分享、关注“澎友”、热点追踪等社区功能为一体的高质量用户互动社区,分为“关注”、“推荐”、“问吧”三大版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4

这个问题很刺激,因为有些开始触碰我们一些未知的边界了。
古埃及人自己几乎没有留下制作木乃伊的“手册”。公允地说,的确是有描述停尸、敷膏油、涂树脂这样的话,但是到底是怎么做防腐处理的,这些个工作是怎么分工的,埃及人就是不说。因此,我们很难直接回答这位网友的问题,只能通过已有的信息来做判断。
既然埃及人没写,总有人写吧。别说还真有。希罗多德写过,西西里的迪奥多罗斯(Diodorus Siculus)也写过,还写得挺细致。根据迪奥多罗斯的记述,我们可以肯定,奴隶是极为不可能参与木乃伊最核心的制作的,因为木乃伊“入殓师”实际上地位很高。这里头有套上阿努比斯面具的僧侣监督,还有手指经卷的僧侣专门负责念咒。迪奥多罗斯老爷子甚至说,木乃伊入殓师是可以随意进出神庙的,而且大家还要对他毕恭毕敬。这样看来,奴隶是不大可能了。不过迪奥多罗斯也提过一种人,叫slitter,就是往遗体上划拉第一刀的那位,这位可是遭了秧了,因为埃及人认为这一行为实际上是对身体的冒犯,因此,这个slitter划拉完之后,就要被其他僧侣追着打,仪式性地惩戒一下儿。有的埃及学家就说,这种人肯定要选战犯啊或者囚犯这种人吧。其实迪奥多罗斯人家没这么说过,只是学者们的推论。
古埃及人自己留下的一些文献里也暗示木乃伊制作这个行当并不低贱,反而是个很有油水的行当,保密都来不及。托勒密晚期的哈瓦拉有这么一群“入殓师”,他们的世俗体纸草留了下来。从这批档案里头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行业里头是有很严格的规矩的。给尸体防腐的人和在葬礼上帮忙的人之间是有明确的边界的。因此即便是有奴隶参与“抬杠打幡儿”,估计也很难参与到木乃伊制作。有学者认为这个是木乃伊制作人这一家子的商业机密,估计很难让奴隶学了去。当然,话不能说死。因为在古埃及,奴隶主的确是教奴隶一些手艺的。一些奴隶是帮着跑商的,或者帮着做手艺的,或者是学了写字儿帮奴隶主管理其他奴隶的。但是据我了解,似乎没有提到说能学木乃伊制作的。
那可不可能是平民呢?这个是有可能的。根据哈瓦拉的纸草,这个行业是一个家传的行业,因此很可能就是被当做一门手艺。平民是可以做的。可是有人就要问了,不是说有僧侣吗?嗯,的确有,但是问题是在古埃及,僧侣和平民是可以转换的。一些农民可能一年里大多数时候种田,但是有一个月会到本地的神庙轮班儿,帮着其他僧侣看个大门儿啊或者管理下供品什么的,在这期间,他被仪式性地净身之后,就是僧侣(埃及人管僧侣叫wab,意思就是“清洗”)。所以,圣俗之间的边界不是那么的清晰。在木乃伊制作的仪式中,和可能是平民套上面具,在这个仪式里作为僧侣。当然,这些还都是有猜测的成分,需要我们进一步去发掘木乃伊作坊,或者寻找更多的档案。说到这不得不提一句,这次在萨卡拉不仅发现了木乃伊,之前也发现了木乃伊作坊,这可能会推进我们对类似问题的认知。
感谢您问出这样独特的问题,让网友们也一瞥埃及学家没有史料的“窘境”。我们对古埃及的研究远没有尽头,谁也不知道哪些新材料又会给我们什么惊喜呢?

17

16

你好,这也是一个很受网友们关注的问题。关于金字塔,自古以来都存在很多传言,从过去的外星人建造说,到现在的近代伪造说,归根结底,是公众不理解以古埃及的生产力为何能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耗费这么巨大的人力物力,建造金字塔的意义又在哪里。但在埃及学家眼中,金字塔这种墓葬形式是有着非常清晰的发展轨迹的。最早的古埃及王陵采用了马斯塔巴墓的形制,“马斯塔巴”在阿拉伯语中是“长凳”的意思,这种墓也是一种长方形的建筑。第3王朝乔赛尔王的阶梯金字塔很明显是这种方形墓的“加强版”——它将一层的平面式建筑改造成了六层叠加式建筑。而在我们所熟知的胡夫大金字塔建造之前,其实还有多座呈现出过渡特点的金字塔,例如胡夫的父亲、第4王朝的斯奈弗鲁王的三座金字塔——是的,这位国王一口气建造了三座金字塔,其中最典型的是“弯曲金字塔”,就是建到一半发现原先的角度不对,临时将54度的坡度改为43度,才造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弯曲”的外观。而在吉萨高原的三座“真金字塔”完成后,一直到数百年后的中王国时期,国王们依然以金字塔作为自己的陵墓,甚至在新王国时,古埃及人的墓葬中依然有金字塔作为一种重要的元素。因此,金字塔并不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它的起源和发展都有迹可循。
其次,金字塔也不是孤立的建筑,而是有配套的祭庙、河谷庙、甚至储藏供品的仓库,这些在考古发掘中都有发现,并且建造的年代、形制,和金字塔是相匹配的。这些配套建筑存在的目的是为国王提供源源不断的供奉,确保国王在来世的福祉。而到第5王朝,金字塔的内壁上干脆出现了《金字塔铭文》,这是古埃及最早的墓葬文献,为的是使国王能完成灵魂的转化,飞升天国。在宗教内涵方面,这些铭文也和后世的墓葬文献一脉相承。在技术方面,我们也不应该小看古代人民的智慧,虽然金字塔的修建过程依然存在很多种观点,但通过当时的历史,我们知道在第4王朝时埃及的王权发生了高度的集中化,国王对全国的资源拥有强大的调配能力,此外,大金字塔建造时的一些迹象显示,当时的埃及人很可能掌握了某种处理坚硬石材的方法,这种方法应用到了后来数千年的神庙建造中,因此今天的我们才能在埃及目睹如此之多的巨石建筑。
最后,关于金字塔的记载也出现在埃及历史上的多个时期。希罗多德等古典作家的记述暂且不论,早在中王国的文学作品中,就出现过对“胡夫的地平线”的描述,这正是大金字塔的名字,说明当时的人们已经知道它的存在,但并不像我们现在这样称其为“金字塔”。在新王国时,也有书吏在斯奈弗鲁的金字塔底部写下自己“到此一游”的感悟,赞叹国王的神庙“就像天堂”、“馨香如雨”。这些记载虽然零散,但也足够证明,在古埃及人眼中,金字塔建筑群依然拥有令人敬畏的力量。
“金字塔伪造说”实际是近几十年民族主义兴起后的产物,我们看待历史,应当抱持科学和客观的态度,为自己的文明自豪,并不代表要贬低他人的历史,每一种古老的文明都是宝贵的、独一无二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